headerphoto

加快黄骅港的煤码头转型

2020-12-19 02:52

我们也看一下,比如说民航界非常成功的海航集团,依托它的运输,又开辟了机场等等。

首先我们看到是我们过去这几年,我们港口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按照2013年的指标,我们全球前20名的港口,中国有14个,超过2亿吨的港口,中国有16个,看来黄骅应该是第17个或者第18,但是显然我们的港口还是停留在生产型的,对于这种服务型的,我们怎么办。

我想如果哪个东西把这个东西协调好了,我们将来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也会取得很有利的位置。

第三个就是说过去我们在计划经济模式下,港口更多的还是集中自己的业务,没有这种对全球的参与,我们能看到,比如香港和记黄埔,半岛东方、美国装卸服务、新加坡港务局等6家公司占全球港口集装箱处理量40%以上,和记黄埔在全球目前用友29个港口,共162个泊位。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在会上发表演讲 中国经济网 王泽彪摄

但是显然我们看到,在计划经济下的企业和市场经济下的企业,是有根本不同的,所以我们看到历史上苏联当时大汽车,搞了五十年就一个车型,但是在市场经济下,苹果原来一个做电脑的公司,到最后它真正成功了,它做手机了,所以未来我们也面临一个很大的抉择,作为交通运输企业你将来到底发展的道路应该在哪?也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第二,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双向开放战略,我想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可能更多的是抓住京津冀的协同,北京、天津面临大量的产业要疏解,哪些产业要疏解到我们这个区域来,疏解到这个区域来我们要真正的考虑好,它需要的服务是什么样的,它需要的空间土地政策是什么样的,它需要的市场环境是什么样的,我们如何去把握一下,如果把握好了,我想在这块我们是有很大的进步,这方面我想特别强调一个,我们能看到,在京津冀目前的发展空间上,主要的经济总量,主要集中在京津这个走廊上,我们下一步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我们打造为京津冀的。

今天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靠劳动力成本生存的企业都已经搬到东南亚去了,我们今天的环境成本,低环境成本的模式也走不下去了,我们要搞创新,这样才能解决好我们的城镇化。

这是我个人认为将来需要重点关注的一方面,我们过去的规划可能更多的就是产业靠着产业,城市靠着城市建设,我认为将来,我们哪些产业是面向全球的,哪些是面向全国的,不同类型的产业,服务层次不同的产业,我们会按照你的服务,你服务的范围,我给你提供什么样的交通运输网络服务,而且在我们将来的空间安排上我们怎么去协调?我们也是需要去探索的。

第二点,我们这个大国,对国家的经济治理模式,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我们应该说在过去这接近一百年的时间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才终于认识到我们要真正的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但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道路上,有显著的不同,但是可能给我们政府带来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就是如何建立你的权力清单或者叫责任清单,特别是今年国务院新出台的几个东西,43号文,我们政府的负担不能再自己随便想涨就涨,第二,我们的预算法,第三,政策的建设,所以未来怎么走,对我们政府是一个考验,但是对我们的企业来讲是负面清单。

中国经济网沧州1月24日讯(记者 袁霓)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与沧州渤海新区(黄骅港)发展机遇”高层研讨会1月24日在渤海新区举行。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过去港口和城市是靠一个产业来带动的,而渤海新区要融入“一带一路”双向开放战略,首先要抓住京津冀的协同,做好京津产业转移承接,加快黄骅港的“煤码头”转型。

我认为渤海新区下一步如何把握住发展转型这个机遇,其实我们更多的看到的是港口95%的还是靠煤炭,但是我们国家今天的形势,从现在的68%要调整到60%我们国家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国家煤炭消耗了环球的50%,煤炭在我们国家的这种煤炭、石油、天然气的结构力,占到了68%,河北煤炭消耗占我们国家的25%,所以我们如果再完全寄托于煤炭上面,我个人坦率讲是很担忧的。

还有运输方面,同样感觉到,集疏运主要依赖公路,腹地狭小,天津港货运65%集装箱82%来自京津冀地区,这样一个模式,这些都是需要我们下面重要去解决的。

首先从全球化来讲,我们看到在全球的空间上,我们能看到两个都是,第一,时间上,我们是能看到港口的航运中心是不断在,时间上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是在不断转变的,在空间上,我们也能看到,全球80%的经济总量集中在沿海200多公里的这个空间。但是我们过去30年的改革,在我们国家的产业体系和全球的产业体系上,我们能看到这,这是非洲,南美,澳大利亚等等这些资源能源型的国家的资源能源,送到我们国家沿海,加入完送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去。未来,无论从全球的发展还是我们国家战略的发展,这条道路可能都走不下去了,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国家才提出了要走“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大的战略,这一个大的战略有几个考虑,一个是战略的平衡,第二个,我们过去和全球的关系,如何通过“一带一路”或我们的中亚、西亚,做好我们国家两个方向的开放,我想这都是问题。

我认为主要有三大问题,第一量大质小,第二港城互动弱,第三模式单一。

还有我们的交通网络,怎么去做好这个工作,我想下一步可能在我们的规划,我们的建设,我们的发展过程中,这个层面上,都应该进行更专业的协作,积极去探索。

第一,全球跟“一带一路”有什么关系?第二,我们国家今天已经决定要走向真正的市场经济。第三,国家新型城镇化是我们未来非常重要的道路,带着这样的选项,我们来看我们港城如何发展。

同样我们也能看到,我们港口多元化的进程,建议以地方模式为主,更有利于扩大融资渠道、引入竞争。

最后就呼吁一点,咱们这个主题是港口,我这想把港口放在交通这个位置里面,我想下一步我们渤海新区的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把交通作为组织产业框架的一个手段,我们要考虑如何不再仅仅依赖于我们这个区域的成本的流失,而更应该多多去考虑一下我们可持续发展的这种全要素,全要素的这种竞争优势,我们去打造,在我们的空间上,我们不但要考虑好我们的生产空间怎么更加高效,而且怎么让我们的生活空间更加宜居,因为我们今天已经进入了一个创新主导的阶段,在创新主导的道路上,我想最后也呼吁一点,我想今天我们宣传桥头堡,更多的是为了宣传自己,但是在这个道路上,我们不妨采取一种甘为人后的方式,为什么?我们看看我们国家过去的发展经验,往往是后发的地区取得了更好的成绩,比如珠三角地区,长三角地区,所以我想讲,我觉得真正的创新可能不来自于中心,我们的创新往往来自于边缘,来自于尾巴,最后预祝我们渤海新区在我们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上取得更好的发展,谢谢。

这个就是新加坡的经验,过去我们更多的看到是的港口和城市靠一个产业来带动,但是新加坡依托于它的国际航运中心,已经把它的产业链走到全球去了,所以未来我们的发展,我们可能也是需要去处理一下,到底我们自己属于哪一种产业?为了这种产业我们进行什么样的服务。

这是上海的,全球第一大港,我们能看到,它在硬件设备上,都是绝对非常非常多的,但是在软件上,在航运服务,金融、法律等等是欠缺的。

那我们下一步的发展中如何降低我们的成本,我们看到,我们国家是发达国家的两到三倍,同样我们看周边国家,我们在这种劳动力、环境、用地成本上,我们对东南亚国家我们没有优势,所以未来怎么发展,其实是每一个地方政府都应该考虑的事情。

第三个方面新型城镇化,讲到新型城镇化大家可能都耳熟能详了,我们今天要以人为本,但是我们今天更多看到的是,在你的报告里弄一下,在我的嘴上说一说就行了,真正的怎么走我们还是需要我们过去城镇化的病根是什么,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过去的城镇化的病根在意我们过去产业发展的市场,在过去三十年,我们是靠我们低价的劳动成本,低价的环境成本,低成本,才成为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但我们的城镇化模式上,我们是靠对冲我们低家的成本。

同样我们也能看到,同一港口群内港口功能重合,设施建设重复等问题,都是需要我们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